看完色戒,突然想起自己3年半前的一篇文章
在這篇文之前,我很久沒有寫東西;但是這篇文之後我也沒再完成過什麼

花了好大的功夫把他找出來,轉PO在這裡,當作是個紀念吧。

PS.道德感太強的人就請跳過此文別看了(笑)

「你的肩膀很僵硬……最近沒睡好?」
我點了點頭,繼續感覺著你的雙手
從頸子、肩膀、肩頭到手臂
不知何時,動作突然停止了  你累了吧,我想
沒一會,你開始在我的背上畫著圈圈
突然其來的刺激,讓我的身體不由得隨著你而激烈的律動著

你笑了出來「你很有趣」 有趣?我胡疑的看著你
你撥著我的頭髮,在我耳邊輕聲的說著「你的身體非常敏感」
有嗎?我巧然一笑  「你敢說沒有嗎」
不等我反應,你的吻就落了下來,手也就更加不安分的游移著

沒有星星,沒有月亮,空氣瀰漫著淡淡的硫磺味
我沒泡過溫泉,對這種硫磺味的印象
也許僅止於小時候去地熱谷煮蛋吧
一想到蛋,我突然就餓了起來
在這種氣氛下覺得餓,也真夠荒謬的
也可以這麼說吧,答應跟幾近不熟且有女友的你出來泡湯
在一般人眼裡本來就是件離經叛道的事
想到自己的荒唐,便忍俊不住笑了出來

笑什麼?  沒有 我搖著頭,不想被你發現我在想什麼
你偷偷咬了一下我的耳朵,禁不住這般刺激的我悶哼了一聲
「你的身體真的敏感到讓人無法想像」你又重複一次剛才的話
而我只想望著天空,並沒有接話

就這樣沉默了一陣子

「你有著很奇怪的吸引力」你先打開僵局
「怎麼說?」
「我也說不上來,你算不上美女,身材也沒有特別突出,走在路上也不會注意到你」
「但是一接近你,就會想把你擁在懷裡,身體就會渴望著你」
是這樣的嗎?我吐了吐舌頭反問
你捏了捏我的鼻子「不然你以為我在做什麼,你這個危險的女人」

危險的女人…

他似乎不是第一個這麼形容我的男人

我就像穿著兩件衣服一樣
第一次見到我的人,只看的最外面光鮮亮麗的那件外套
覺得我就像隻花蝴蝶般隨處恣意起舞

在熟悉的人面前,我才會脫下外套,露出質樸的那件白色襯衫
平凡無奇的令人覺得單調的緊 

但也只有極少數的人,能解開我的鈕扣
感受到我炙熱的身體
而你,就是那少數人中的一個

「你很瘋狂」我的前男友曾經這麼對我說
瘋狂而已嗎?不,也許我是瘋了也說不定
我的心早就已經死了,沒有心的人,理智又從何而來?
我輕薄著這個世界,而這世界也輕薄著我

「在想什麼?」不知何時,你已經面向著我
我把手搭在你的肩膀上,裝著一臉無辜的樣子
就在這個池子裡
我們隨性的玩著禁忌的遊戲

末了,你抱著我「對不起,我什麼都不能給你」
「我也不指望你要給我什麼啊,哈」我輕鬆的回答
你望著我:總有一天,你一定會遇到一個很疼愛你的男孩子

總有一天?哪一天?
這句話我已經聽到想吐
當男人玩完打算離開的時候,總是會自以為深情體貼的對我說這句話
卻不知道這種話其實最傷人
反正對我來說已經沒差了,沒有心的女人
是怎樣都不會覺得痛的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走了   你催促著我
「對了,接下來我可能會閉關一陣子吧,你知道的,我要考試」你邊穿褲子邊跟我說
我點了點頭,不發一語的擦拭著髮上的水珠

一個男人想走的時候,是怎麼樣也留不住的
更何況這個男人一開始就不屬於我

男人的肩膀和懷抱,隨時可以慷慨就義
擁抱一個他不愛的女人,不過是出於一種悲天憫人的情懷
女人的肩膀和懷抱卻是愛情,只能留給她所愛的人

一個沒有心的女人還能算女人嗎
我的世界,早已沒有愛情可言吧
又或許對我來說,靠性維持的關係反到比愛情來的實際

「送我去捷運站就好,我家太遠了」這是我對你說的最後一句話
下車時,對你揮了揮手,便頭也不回的走了進去

我們回到各自的世界
恢復為最初的,兩條沒有交集的平行線……

而我的遊戲,也還不會結束
直到「總有一天」來的那一天為止

這段文字是在上班時間寫成的,主要是為了分散一些工作上的不順心
用outlook寫,這樣感覺比較不像偷懶
寫完之後,選了幾個收件人,按了sent
而收到的回應之多,超出了我的預料

我像是做了一個實驗
而這個實驗證明了我的假設並沒有錯

我選了三種人
第一種是只看見我的外套
第二種進一步看到我的襯衫
第三種人,在他們面前的我,是赤裸的

第一種人給我的回應不外乎是:怎想到寄情色文學給我
第二種人是:你沒事吧?你還好吧?你怎麼了?
第三種人最簡單,回信只有一個笑臉,或是兩個字:我懂

他是日記,也是虛擬故事

只是太多人在他的真實性上做打轉
除了第三種人以外

我是不是跟人有了這樣的一夜情
其實並不是那麼的重要
重要的是,藉由這篇東西,你怎麼看我

男人的風流是風流
女人的風流是蕩婦的行為

因此,我是蕩婦,你的結論。

但是你還是不懂,我的文章背後
隱藏多少寂寞

************************************************

男女同桌共享佳餚
當桌上所有東西都被清空的時候
大多數男人會想起身離開
而女人多半會想再多坐一會兒

嚐到甜頭之後
男人總是抹抹嘴心滿意足的離去
而女人卻想浸淫在當時的美好裡
於是在爭論產生之後
男人厭煩女人的不乾脆
女人心碎男人的薄情

昨天與朋友瞎聊
聊到為什麼看不到好男人的問題
我回答她:也許因為我不是好女人

壞男人不會擁有好女人,壞男人的身邊只會有可悲的女人

這些日子發生了太多事
有人甚至光看我的板名就知道發生什麼鳥事
(題外話:謝謝一個人,他是這段時間我最大的精神支柱
         你真的給了我很大的鼓勵,讓我重拾勇氣
         雖然認識你是這陣子的事,但卻覺得相識很久了
         你知道我說的是你,真的非常謝謝你……    )
我找不出原因
於是把自己狠狠剝開、攤在陽光下讓大家檢視

我不了解自己,而你也不了解我

你藉由我的文字認識我
卻認識了一個不完整的我

又也許,我在你心中
不過也就是個這樣的女人罷了

2004.2.22

創作者介紹

THIS IS BEARWIFE。

bearw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